您当前的位置: 环亚游戏 > 留学工作 >

留学工作

日本“华二代”精通多种文化第三国成就英才

环亚游戏讯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在日华人子女来到日本,在一种异文化的环境中成长,得天独厚具有两种语言的天赐和熟悉两种文化的教养。不过,更有许多在日华人身在国际化的历史大潮中,深感对世界各种文化与语言的兼收并蓄的人是新时代所急需的复合型人才。他们目光远大,勇于克服感情的纠葛和退缩的情绪,积极送子女去第三国留学,培养出了一批具有国际化视野、掌握多种语言、精通多种文化的复合型人才。

华人之女成为澳大利亚公务员

老杨差不多是来日最早的新华人,他在1984年就公派来日本,那时他的独生女儿就已经两岁了。后来老杨公派来日本的工作期满,他又回到了中国。1988年,他再次来日本自费留学,先读语言学校,然后进入日本丽泽大学学经济。

当时来日本的人都没有把握是否能在日本长期居住,因为日本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别说加入日本国籍和得到永住权,就是拿一个签证也是最长一年就要更新一次,再加上日本自然灾害多发,土地狭窄,国民也没有接受移民的心理准备和文化习惯,因此老杨想为女儿找一个更适合居住和发展的国家去生活。

那时他的女儿只有6岁,来日和父母一起生活。因为妻妹已经移居澳大利亚,他们就想送女儿去澳大利亚,妻子的妹妹也表示同意。

澳大利亚是世界中人均拥有国土面积最广阔的国家之一,有多样的自然景观,经济成就亦属世界高度发达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排名世界第5,并被瑞士信贷集团列为世界财富值最高的国家。健康,教育,经济自由度,公民自由度与政治权利中名列前茅。同时其养老金制度、家庭子女补助金制度、病人救济金制度、失业救济金、孕妇补助金、全民享有免费医疗保健制度都吸引很多华人奔赴那片广阔的天地。

虽然老杨和妻子都对年幼的女儿依依不舍,但是经过再三考虑,他们在女儿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还是把女儿送到了澳大利亚,成为名符其实的“小留学生”。

女儿刚去的时候还是有些不习惯,但是到一个新的文化环境时年龄越小,也就越容易适应,女儿很快就适应了那里的生活。她隔一段时间也回日本和父母团聚。

从小学到大学,老杨的女儿读书升学都非常顺利,她顺利考入澳大利亚的名牌大学,学习经济。毕业后在澳大利亚的移民局找到了工作,成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公务员。生活稳定,工资比较优厚。

现在她已和一名移民局的白人同事结婚,取得了澳大利亚国籍,有了自己的房子。

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因此住房不像日本这样狭窄,老杨女儿的住宅不仅房子非常宽敞,院子也有几百平方米,还有自家游泳池。

现在女儿已经是一位4岁孩子的母亲。澳大利亚公务员母亲带薪产假为18周,不带薪产假为一年。老杨说:女儿产假结束后仍回到移民局继续工作,不会像一般日本女子那样,一有孩子后就容易失去工作。

女儿也经常带着西洋女婿和混血女儿来日本看望老杨夫妇。老杨开车带着女儿、女婿、外孙女游览东京、箱根、横滨等日本名胜;老杨夫妇也去过澳大利亚探望女儿一家,女儿、女婿带领他们饱览悉尼歌剧院、大桥、邦迪海滩、悉尼塔、Taronga动物园;墨尔本十二门徒、企鹅岛(Philip Island)、金矿(Sovereign Hill)、联邦广场、皇家植物园的澳大利亚美景名胜……

老杨说:虽然当时在女儿小小年纪时把她送到第三国留学,对我们和女儿来说都经历了一阵思念与惦念的煎熬,但是现在看到他们一家在那里无忧无虑地过上安稳、快乐也比较富裕的生活,我们觉得当时的选择还是对的。

通晓三国语言的才女成企业形象代言

刘一竹,26岁,才貌双全。

一竹生在中国,5岁随父母来日,在日本接受了小学、中学、高中的教育。高中毕业后,一竹只身赴美留学,留学在华盛顿州立大学。每年暑假都会回到日本或中国,与家人相聚。大学三年级的夏天,回到日本时还有过一项特殊任务——参加联合国广报中心的社会实践面试。这是为了给今后报考研究生,或从事社会工作积累履历和经验,一竹在美就读期间,通过网络搜索了解到设于日本的联合国广报中心可以提供社会实习的机会。为此,她早早地用英文、日文、中文三种语言提交了申请理由书和个人简历,经过审批后获得了面试通知。一竹利用暑假回到日本,顺利通过面试后,于10月1日开始在位于东京青山的联合国广报中心参加为期三个月的社会工作。当时记者就曾采访了一竹和她的父母。对于那次社会实习,不仅一竹看好,父母也很重视。父母说,不期望女儿挣大钱,只希望女孩子能获得自己向往的机会,今后做一份有层次的、安定的社会工作,这样就很满意了。

一直在进取的一竹,大学四年级时,适逢KUNIE公司到美国波斯顿去招人,要求母语为日语。当时一竹本是想升学读研究生的,但看到这个招工启事,就与母亲商量。母亲说应该多见识见识,于是一竹飞往另一个州参加面试。面试结束,在机场准备飞回学校时,却得知航班延误。一竹在机场打开电脑看邮件,看到KUNIE公司来了邮件,问她是否能再去面试一次。一竹立即回答正好还没走成,于是,接受了进一步面试。

回到学校等消息,一竹被聘用了。与家人商量后,决定不读研究生了,就进入KUNIE工作。刚刚进入公司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去美国出差,那是2011年3月13日,而11日刚刚发生过大地震。一竹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她说不放心自己一个人走而把家人留在日本,她在给自己订前往美国的飞机票的同时,给家人订了回中国的票。当时的日本,沉浸在一片灰暗哀伤中,一竹第一次出差,与家人洒泪道别。

如今,一竹已经是KUNIE公司的“形象代言”,代表着公司形象。今年11月1日,这个入社仅3年,在中国、日本、美国间飞行,在社长们面前用三国语言进行咨询解说的女孩子,被称为“给KUNIE公司吹入新风,令人瞩目的企业管理咨询师”。

在入社2年间,一竹已经出差去过了波斯顿、上海、广州、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德国等国家和地区。今年2月,一竹被任命担当大型石油公司的业务标准化咨询。她用3个星期学习了业务知识,在美国和中国视察公司现场,4个月后,她中日文双语的发表引来了一片掌声。“不留下任何疑问点”是她自己说的工作方式。年轻、才华、智慧、干劲……一竹全都拥有。

严慈俱备 父亲培育出跨国人才

11月底的一天,旅日华人程大为接到在美国念大学的儿子程旭(27岁)的电话,说自己考进了PWC公司,究竟是什么公司,让爸爸自己上网查去。

程大为一查才知道,PWC,普华永道国际会计公司,是由六大会计事务所中规模最小但声望最高的Price Waterhouse(普华)与Coopers & Lybrand(永道)成功合并组成的。于1998年1月1日公司更名为普华永道。普华永道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会计事务所,规模惊人,在全球有155,000名员工和9,000个合伙人,年收入为150亿美元。进入这样的公司工作,是金融会计专业学生的顶尖理想了。

消息传来,程大为倍感自豪,到朋友圈中一发这个消息,立即引来大家的祝贺。华人二世的成功,也是令整个华人社会都感到骄傲的喜事。记者采访程大为,询问是怎样培养了优秀上进的儿子?

程大为告诉记者,儿子15岁时,他们夫妻二人离婚了,为了减少对儿子的影响,为他安排了新加坡的寄宿学校。在那里使用中英日三种语言学习。儿子眼看着一年比一年独立上进。第一年放假回来,还只会找初中的同学去玩,第二年放假回来就努力学习,第三年更是面向大学上美国念书而用功。

“要和儿子交朋友”,程大为说。从小他就和儿子关系亲密,并且常给他讲道理,比如说:人这一生总是要吃点苦的,就看你是30岁之前吃还是30岁之后了。30岁之前吃苦,以后就安逸,30岁之前不能吃苦,那之后就得一直吃苦了。

又比如,程大为一直教儿子要会做人,凡事都是三分做事七分做人,要考虑人家的心思,这样才能成功。

对于儿子,程大为作为父亲是如亲密朋友的,但教育上却又比较严格,甚至给儿子施加压力。儿子从小就会帮助家里做家务,独立生活能力很强。

更难能可贵的是程大为和前妻离婚后,在儿子面前,从来没有说过前妻半个“不”字,而总是告诉儿子,你妈妈很不容易,你要争气,以后你妈妈的生活就靠你了。

这次儿子争气地考入了PWC公司,程大为一方面为儿子骄傲自豪,但一方面继续用激将法督促儿子继续努力,他告诉儿子,不要骄傲,好好干,人家不是说试用期半个月吗?你小心过了试用期被人家涮下来。

留学第三国都由孩子独立完成

“在日华人家庭送孩子留学第三国,从经济条件上来看,并非什么难事,但孩子是否适合留学,决定于孩子个性的成熟度和独立能力。”居住在埼玉的柳先生去年把高中毕业的大儿子送到加拿大留学,他说:“确切说不是‘送’,而是是孩子自己的选择。”

柳先生早年留学来到日本,后来在日本成家生子。大儿子在初中时,英语平平,也没显露出什么志向,后来大儿子喜欢上了足球,在初中和高中都是学校的足球俱乐部队员,留学海外的最初念头也来自足球。上高中后时,大儿子想去英国,“因为那里是足球的发源地,然后再去非洲传播足球文化”。这种想法保持一年多,从那以后,大儿子学英语加倍努力,每次考试成绩都在班里名列前茅。

高中期间,大儿子先后两次参加学校组织的海外修学旅行,视野更加开阔,想法更加现实,他的理想变为“去联合国工作”。为了留学,大儿子从高二开始就打工,除了学习英语,还开始自学法语和意大利语,留学目标也开始发生变化。他发现英国经济不好,学费很高,毕业留在英国工作的可能性很小,难以定居。虽然美国是众多留学生的首选,但他却认为“美国存在霸权主义,社会也不够安全”。在权衡利弊后,他发现加拿大对留学生的政策比较好,学费较便宜,国土广大,相对容易获得永居权。

去年,大儿子终于考入加拿大新布伦瑞克一所大学的国际关系专业。

虽然柳先生早就为大儿子准备出留学费用,但他得知孩子也为留学攒下一笔钱时,他由衷的高兴。柳先生明白,孩子可以独立了:“孩子留学,家长只准备钱是远远不够的,一定要提前锻炼孩子的性格、素养,包括独自处理问题的能力。”

现在,已在加拿大奋斗的孩子正准备在课余找一份工作,柳先生说:“从儿子身上似乎看到自己当年来日奋斗的身影。”

本网站摘录或转载的属于第三方的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转载信息版权属于原媒体及作者。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擅自转载使用,请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环亚游戏大厦
  • 邮箱:256984125@qq.com
  • 电话: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环亚游戏_ag环亚游戏_环亚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